私募冠军“何巍”,分享炒期货散户的生存之道

私募冠军

主持人: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一位私募冠军,来自中珏投资的何巍何总。何总在近几年可以说是收获颇丰,多次获得业内极具影响力的各种奖项,如2017年私募排排网期货策略组冠军、2018年度(第十三届)中国私募基金风云榜优秀投顾等。我们先请何总简单介绍一下自己。

何巍:主持人好,各位观众朋友好,我是“庐州痴人”何巍。在网络上,可能很多人对我有或多或少的一些了解。我就是一个战斗在交易第一线的普普通通的投资者。近几年通过自己在这个市场上的不断摸索,一步一步从一个小散走向了机构化的管理。

主持人:我之前也看了何总的个人简介,您将自己12年的专职交易之路称为“磨砺之路”,请您谈谈您在这12年中分别经历了哪几个阶段?

何巍:通俗来讲,这12年的期货路就是一部“血泪史”。我从2006年进入资本市场,最早是入股市。很多老股民都知道,2006年、2007年时,A股正好处于牛市,当时赚钱也是比较容易的。但由于没有风险意识,2008年的时候把挣的钱全部亏回去了。股市没有赚钱效应,就逼着我来到了期货市场。谁知道来到期货市场以后更惨。

当时我是按照在股市的一套东西来做期货的,从2008年开始一直亏,亏到2011年。虽然在中间有过一段短暂的盈利经历,但最终还是都亏回去了。后来,我总结了一下过去几年的惨痛教训,慢慢摸索,开始去寻找系统化交易这条路。从2012年开始一直到现在,进行系统化交易,也慢慢走上了稳定盈利之路。跟很多参与到期货市场的朋友一样,我也是一路亏过来的。

主持人:听您的介绍,2012年是您在交易上的一个转折点。在2008年到2012年这长达四年的时间里,您一直都徘徊在不赚钱或者是赚小钱的边缘,您是如何坚持下来的?

何巍:对我来说,2008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算是最低谷的一个时期。2008年,我的钱几乎都在股市中亏光了。当时刚刚成家,后来有了小孩,另外又要还房贷,压力很大,真的很惨。为了生存下去,我打了很多工,有时候甚至是同时打三份工,晚上还去摆夜市。

至于在这个市场中的坚持,我这个人的性格比较倔强,在市场中亏掉的钱,还是想再挣回来。如果我当时放弃了,从事别的行业,十几年过去了说不定也能很好。但是从2006年进入股市开始,我就对盘面上跳动的数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我觉得自己骨子就喜欢做这方面的工作。通俗来说就是,做投资,特别是做期货,有瘾。明明知道一直在亏,但还是想做,亏了还是想再赚回来。盘面上的数字给人的感觉就是,钱,你随时都能抓到,但你伸手去抓的时候,又很难抓住。当然我身边也有很多鲜活的,做期货走向极端的例子。我还是坚持下来了,也挺不容易的。

正是因为这样一段经历,我深刻地意识到整个市场中风险控制的重要性。即使你赚的再多,如果没有很好的风险控制,可能最终都只是一个账面上的数字而已。

主持人:其实一方面是对期货的“瘾”,另一方面则是一种信念,相信自己还是能在这个市场中成功的。您刚才也说了,您从2012年开始慢慢实现稳定盈利,在您看来,实现稳定盈利的关键是什么?

何巍:来到期货市场,首先要有正确的观念。很多人来期货市场就是为了赌一把,因为这个市场造就了很多暴利的神话,大部分人都想通过高杠杆的市场机制赚到一笔钱。但以我个人的惨痛经历来看,如果你不能将自己赚到的钱守住,那还不如不做。做期货,什么叫稳定?我们可以将其理解成类似于买理财产品。只要有正确、合理的交易手法或者系统性的操作,是可以做到稳健获利的。比如说,有人想赚点养老钱,或者赚点用于小孩教育的钱,我觉得这在期货市场是可以实现的。很多人也说过,把期货当做现货做,去掉杠杆,涨了是赚,跌了损失也不大,我觉得这也是三观比较正的一种理念。我觉得稳定盈利就是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,实现利润的慢慢增长。

主持人:在2016年的时候,我们也曾经采访过何总,当时的您还是以一名个人投资者的身份在市场中打拼。当时您在网上进行了不间断的实盘晒单,一共24个月,盈利也超过了200%。说实话,其实蛮少有人敢这样去做,因为可能连续几天或一段时间亏损就会被很多人吐槽,您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来展现自己?

何巍:刚才也说了,从2012年开始,我的交易系统基本上已经成形了。2012年到2013年也赚了点钱,但毕竟时间太短,还不敢去说自己实现了稳定盈利。从2015年开始,我慢慢意识到,如果严格按照自己的体系去做,尽管不能保证赚多少钱,但起码很难亏。再加上之前有一些朋友在跟我私下交流的时候也说,能不能将我的交易思路在网上发一发,让大家一起研究一下。其实在那之前,我是很少上网的,他们这样说了以后我就上网搜了一下期货论坛,然后找了一个排名较高的网站开了帖子。

其实当时在网上展示实盘账户有两个目的,首先是对自己的一个监督,因为个人做的时候很难自己给自己做监督,特别是人性难以克服,其实很多问题的根源也就是在于人本身。我就想通过网络来做一个自我监督的机制,把好的一面、不好的一面都展现出来。

其次,也是想让大家看一看,这个系统到底能不能赚钱。我不想证明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,我只想证明期货实际上也是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赚钱的。很多人都说期货是很难赚钱的,但是我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,期货能赚钱。同时,也结交一些朋友。

当时我除了发布具体的交易情况,也会写一些自己的感悟,其实也是想给自己的心路历程做一个记录。若干年后回忆起来,也能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。

主持人:您当时的实盘晒单应该也给了很多期货投资者继续交易的信念。当然,我们也讲了,实盘晒单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和信心,因为要把自己的所有都展现出来。如果亏损了,一方面可能名气没有了,另一方面,对自己的交易心理也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。您在当时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?

何巍:至于名气,因为我是无名之辈,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担忧。当然,早期也有一些人会在网络上提出不同的看法。任何一个方法,总归会有交易不顺的时候,这是没办法回避的。交易不顺的时候,可能很多人就自我回避了,不展示不好的一面,等到好了再展示。当时晒单我就想过了,不管好坏就晒一年,反正我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损失。按照之前交易的过程来说,还是有点信心的。交易的信心来自于源源不断的获利。之前如果没有盈利的经历,想去盈利确实是需要一定胆量和勇气的,但是我当时心里是有点底气的。一年以后感觉还不错,就又坚持晒了一年。当时那个账户是单账户,三十多万做到一百多万。后来慢慢转到机构,自己的事情越来越多,加上我觉得该看懂的人这么些时间自然也看懂了,看不懂的人即使再晒两年用处也不大,就把晒单停掉了。

主持人:您觉得通过这样的晒单最终您得到了什么?

何巍:在整个晒单过程中,最主要的是我结交了很多的朋友。在这些朋友中,有各种各样的交易风格,我可以从中了解到这些风格的特点,这对我完善自己的交易系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。另外,也有大量的朋友对我的交易进行了分析。有些分析、归纳可能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分析得非常好,对我自己的交易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提升。

主持人:今天我们的主题是“散户如何像机构一样去交易”,我觉得这个问题由您来解答也最合适不过,因为您就是从散户转型成为成功的机构投资者,也请您谈谈,您是如何完成这一转变的?

何巍:我觉得首先要区别散户和机构。很多人认为,资金量的大小就是散户和机构之间的区别。其实也不是,有的人资金量也很大,但我们还是将其归纳为散户。所以,资金量大小并不是判断散户和机构的主要标准。另外,也不一定是以形式来分,并不是必须得是一家私募基金或者是某个投资机构。我觉得更大的区别在于理念。

我们经常接受各个机构来做尽调。

大部分最关心的问题不是你赚多少,而是你的风险承受能力是多少。而散户就不一样,散户在讨论行情的时候总是在讨论一年能赚多少,很少去讨论亏完怎么样。可能也是考虑到散户自我管理的限制,没有想到这方面的问题。很多散户只是拿出一部分闲散资金来做投资,亏了也就亏了。但机构不行,机构要对投资者负责。更多要考虑风险,而不是收益。其实你只要做到收益稳定,哪怕没有很高的收益率,也能得到很多资金的认可。要想从散户过渡到机构,首先要从理念开始转变。其次,在这个基础上,不断打磨自己的交易方法,提升交易质量,慢慢通过时间的沉淀,证明自己是可以在市场上生存下去的。

主持人:您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决定要转型做机构投资者?因为对很多投资者来说,既然我已经实现稳定盈利了,那做自己的钱就可以了,您是怎么考虑的?

何巍:实际上,在早期的时候,我个人也是这么想的。自己的钱慢慢做,有些比较熟悉的朋友,也可以拿点钱来做做,这也是一种人生吧。但站在个人发展的角度来讲,我毕竟还没有到快退休的年龄,我觉得自己最起码还有二十多年的奋斗期,还能再折腾一段时间。另外,我们这种体系对于大资金和小资金来说,可能会略微有些区别,但是总体来讲,区别不是特别大。从收益率来说,小资金做的收益率跟大资金做的收益率是截然不同的。小资金比如说只有几十万,一年做个百分之三十、百分之四十,可能谁都看不上,但如果是三四千万,那可能就会不一样了。

我想把这样一种可以复制的模式职业化、机构化,让更多的投资人拥有一个更好的投资渠道。

主持人:如今,越来越多与您有相同想法的散户也做出了这样的转变,这也使得近几年期货市场越来越往专业化、机构化的方向去发展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您觉得散户要如何跟专业的机构竞争?

何巍:我们也很明显感觉到最近这两年的行情特别难做,2017年对于我们做CTA策略的来说是比较艰难的一年。我们觉得目前市场的结构可能发生改变了,碰到更多的是FOF基金,然后去配置不同风格的产品,所以市场更多资金的流入是机构资金,是机构和机构的互杀,那么表现在行情上就会出现来回拉锯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认为散户其实是更加容易生存。因为机构可能有严格的风控要求和交易机制,不能随心所欲去做。散户更随心所欲一点,船小好调头,只要把握好节奏,还是比较容易赚钱的,最主要是要找到符合自己风格的一套方法坚持去做。

比如一些做超短线的,大行情很难做,小波段随进随出很容易赚,这种方法大资金很难做,小资金就灵活。我以前说,整个期货市场有点像海洋的生态环境,韭菜就像海里的小虾米,机构像鲨鱼,把散户赶到一起之后猎杀。但是真正厉害的民间高手,更像海鸟,鲨鱼拿他们没办法,他们也可以俯冲到海面吃完自己的鱼就飞走,虽然没有鲨鱼吃得多,但是也足够他们自己在这个市场活得滋润。散户有散户的生存之道,只要树立好正确的理念,打磨自己的方法,不断坚持执行,修炼自己的人性,完全可以在市场上活得很好。

主持人:何总的这一番话想必也给广大投资者带来一定的信心了。何总是擅长趋势交易,风格比较稳健,也请您谈谈如何做好趋势交易,从哪几个方面去做?

何巍:每个人都说自己是做趋势交易,每个人都说自己是顺势交易,但是“顺”和“势”到底如何定义?趋势在哪里?怎么去发现趋势?发现之后如何捕捉?这个课题就很大了。对于我来说,我喜欢做突破。但单单就突破这个概念来说,每个人也有不同的理解,各种方法都没有错。我个人认为,只要你觉得你的方法能够捕捉到趋势就行,我见过用一根均线就做得很好的人,但是大部分人是做不了了。为什么同一种方法导致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呢?这里的区别还是在于人而不是方法。

我做趋势首先是通过形态,比如一个长期震荡的行情突然向上或者向下突破,我就会进场;再比如,一个上涨趋势,中途回落后再次向上,那也是突破,反之向下也一样。这些技术分析的东西没有秘密,欧美资本市场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了,该有的方法都有先辈去尝试了,大部分的方法都是烂大街的东西,没有新鲜的方法,关键就在于怎么去使用方法。

我就是用形态判断,再用指标验证,而不是先用指标去找,因为指标是滞后的,不能作为买卖的直接依据。

主持人:您做交易的过程中,大多数时间采用的是技术分析的方法,但是目前据我们了解,有很多做趋势交易的人,更多会去参考一些基本面的因素来进行交易,基本面分析在您的交易系统是处于怎样的位置?

何巍:不可否认,基本面研究有基本面研究的优势。但是我自己是个纯技术分析的交易员,从目前来说我没有参与任何基本面的研究。我是做多品种交易的,没有太多精力把几乎所有品种的基本面都研究出来,包括现货价格、供求关系、宏观面等等,我只能通过图表分析。技术分析有三大假设,其中一点是市场上所有信息都会反应到行情走势里,如果出现利多的消息,行情没有上涨,说明消息没有受到资金的认可,没有资金推动的消息是无效的。

不过最近确实去调研产业链的投资者特别多,我也在关注这些调研。期货的本质是货,最终跟现货是有关系的,跟供求关系相关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近期我也对这方面的研究产生了一定兴趣,但是我暂时没有精力去做这件事,如果未来能够有时间参加产业调研的活动,获得一些真实有效的数据,那我们也会借鉴。基本面和我们的技术面如果能够产生共振,那对于我持仓来说就更有信心了,是如虎添翼的一件事。

主持人:市场中大部分投资者偏爱短线交易,最终的后果大家也看得到,真正能在短线交易中赚钱的人非常少。像何总是做趋势交易的,请您来谈谈做趋势交易的好处在哪里?

何巍:我刚才说我的早期亏损阶段,就是做短线交易,通过盘口去刷,往往是早上状态非常好的时候赚到钱,而下午开盘迷迷糊糊,反应迟钝,就又亏回去了。不可否认,市场上有短线做得非常好的盘手,但是绝大部分做短线的投资者不能够稳定获利。短线交易对于做大周期的人来说要求更高,包括执行力、应变能力、精力、经验等等方面,不是谁都可以复制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慢慢过渡到了大周期,一方面更容易用大资金做,另一方面,我觉得这种方法可以复制,而且很多时候做大周期我不用盯盘,开盘单子下好,止损设好,收盘看一下没什么问题就行了。有些投资者要上班,让他们盯盘是不现实的,那么日线,甚至更大级别的周期是比较适合他们的。而且这种方法比较容易上手,不需要很多的经验积累,通过一段时间慢慢盈利信心也会有。

主持人:您说的“容易复制”能够单纯理解为,您告诉我一个方法之后,我就可以稳定盈利了吗?这里的“复制”具体是复制什么?

何巍:从某些角度来看,交易的方法我几分钟就可以讲完,但是大家看似学会了之后,就一定能100%做到和执行吗?因为我见过太多了,以前也有朋友要跟单,但是绝大部分是坚持不下来的。因为很多投资者会关注资金的变化,每天就盯着资金赚钱亏钱,我们碰到过半年不赚钱的情况,碰到过连续13笔亏损的,绝大部分人很难接受。连续亏2、3次,很多人觉得还行,连续亏4、5次就有人怀疑了,连续亏损10次以上,大部分人就直接否定了。因为任何一个方法都会有交易盲区,资金如果老是出现回撤,可能幅度上才10%多,但是时间跨度太长了,他就潜意识认为已经亏了很多了,但是往往对于我们做趋势交易来说,10%多只要来行情,3-4天就能做回来。这就是方法很容易复制,但是心态和经验是很难复制的,需要长期磨炼。如果有一个团队,大家一起抱团坚持,或者有一个有经验的人带着大家做,那就会好很多,能让你度过危机感。

主持人:那当您遇到长时间不赚钱这样的情况时,怎么去调节自己的心态?

何巍:说到这个问题,可以着重说下2017年的行情。2017年之前很顺,2017年的上半年对我来说很特别,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回撤。我们当时产品的回撤控制的还比较好,10%以内,但是很多小资金账户都是超过10%了,投资人就出现了比较急躁、不信任的情绪。后来2017年年终又出现一波黑色行情,拉回来了,缓解了整年的情况。

其实讲交易心理的书和文章很多,网上大家都可以看得到,但其实这些东西都不用说,谁都知道,谁都会说,但是说出来和心理上真正能够接受是两码事。更多的时候需要你自己去经历,说再多都没用。我经历过长达大半年的回撤期,下次再碰到的时候我就心理会有底,以前经历过,最终钱又赚回来了。人的心理是不断通过磨炼变得强大的。大家需要不断去经历类似黑天鹅的行情,像2016年双11行情,还有2015年7月8日全部跌停,第二天再全部涨停的行情,经历得多了心态就好了。这些用嘴说怎么去克服,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主持人:您刚才提到的黑天鹅行情,对于趋势交易伤害比较大,可能会对账户临时造成比较大的损失。就您目前的交易系统来说,您会怎么去规避和应对?

何巍:交易员需要具备的一个品质是有自我总结和修复的素质,因为市场在不断变化,市场结构,交易规则都在不断变化,交易系统一直是“一招鲜吃遍天”很显然是不行的,那就需要调整。早期我就是采用多品种的方式,只要符合标准的我就做,2016年双11行情我最大回撤了有5%,但是整体来看还可以,因为之前一波上涨行情有很大的利润。但是通过这个事件,我的系统就开始升级,比如多空头寸的调整,多头可能只配置一半仓,空头也只配置一半仓,如果一段时间内全是多头行情,我就把空头头寸留着不做,如果出现黑天鹅事件,我的多头仓位也不会很大。以前我可能开仓一个品种,会在开仓线上设一个止损,回撤不超过本金的2%,随着有利润后,就把止损上移,保护利润。整体就是通过资金和仓位的管理来升级系统,从而规避黑天鹅事件。黑天鹅事件之所以叫黑天鹅事件,是因为我无法预料什么时候会爆发,这种情况下能做的只有防范。

主持人:有网友问,如何控制资金曲线的回撤?有哪些措施?

何巍:有看过我资金曲线的朋友应该都知道,我的资金曲线是波浪形的,我做交易就是在做资金曲线。我的要求是每一波都可以回撤,但是你的回撤一定不能跌破前一波的低点,呈一个上涨波浪。那怎么控制回撤呢?我觉得还是要通过仓位管理。简单举一个例子,比如我开10手螺纹钢,资金开始回撤,假设回撤了3%,下次交易我就会缩仓,可能只会开7手,假设又回撤了5%,我可能只会开5手。通过资金的“赢冲亏缩”,赚钱了加大仓位,亏钱了减少仓位,是可以控制曲线的。随着我的仓位越缩越小,到后面越亏越难亏,当我把回撤的坑填完以后,再慢慢放大仓位,通过这样仓位控制的手段,是可以控制曲线的。

主持人:您现在做趋势交易,一个交易周期大概是多久?

何巍:现在我们做多品种多周期,目前有三个周期在做,一个是看小时线、一个是看日线、一个是看周线,用这三个来进行组合。

主持人:在组合的过程中,比如同一个品种,可能会同时用这三种吗?

何巍:会的,例如螺纹钢日线是一个多头势,但是从小时线来看,它是回调的行情,是要做空的,这时候我们也会做空。这里的多和空我们都看得很清楚,其实它们并不矛盾,因为它们两个的离场点不一样,这时候我们会区别对待。所以有时候我们又有多单又有空单,实际上它们是不同的周期,按不同的标准来做。

主持人:再来分享下您的几个“高光时刻”,您在2017年获得了私募排排网期货策略的冠军,而2017年对期货CTA策略来说并不怎么友好,再加上您是以机构的身份来参赛的,在高手云集的机构战场,您觉得自己能够拿到冠军的原因在哪里?

何巍:首先我们不是冲着比赛去的,因为我们这种交易手法参加比赛没有任何优势,有时候比赛要想取得好的名次必须得重仓,但是像我们这种管理型资金,我们追求的还是平稳。2017年整个市场都不太好,所以我们追求稳健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例如2018年,会有一些比较好的行情,就体现不出我们这种交易手法的优势。有的选手,他的收益率非常亮眼,但这些我们不会过多关注,我们追求的是稳健,年复一年的这样做,相信复利的力量。对于您提到的“高光”,对于交易员来说,我们不追求这些荣誉,当然有荣誉更好,我们更多的是追求资金,赚钱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主持人:现在我们谈下2018年,2018年如果没有年底的那几波行情,可能对期货CTA策略,包括一些量化策略来说也不怎么好过,在这样的背景下,您同样获得了不少的奖项,收益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。您觉得面对2018年这样的行情,怎么才能做好?

何巍:实际上2018年的行情,我个人认为还是不错的,因为有一些明星品种,苹果大家都是知道的。苹果的第一波行情我没有抓住,因为苹果是新品种,我没有历史数据参照,不好下手。PTA、原油这些品种,我们都做到了,表现还不错。对于2018年来说,除了农产品(000061)略微弱一点,没有特别好的机会以外,化工和黑色,还有新上市的几个品种,行情都还不错,包括纸浆甚至燃料油都是有机会的。对于我们做趋势跟踪的人来说,只要有趋势,基本上就能抓住,除非它没有趋势。2018年整体来说我们表现还可以,能做到这些行情。至于有没有行情?什么时候有行情?我们是不知道的,我们只有做好自己,用可控的风险去博不可控的利润。

主持人:2018年苹果、PTA等都是明星品种,但是最终在苹果和PTA上赚钱的散户很少。例如PTA,反转行情出现后,很多投资者的前期利润都回吐了,不仅利润回吐,甚至还亏损。您觉得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原因?若是您,您会怎么应对?

何巍:其实这是很多人都会碰到的问题,不少人都有这样的思维,例如苹果这波行情踏空了,后面涨起来了,想要去追,又担心追到高点怎么办。即使入场追并抓到了,但是又拿不住单子,或者拿住单子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离场,结果碰到了回撤,大部分的利润又回吐出来,这很难把握。归根到底的原因是什么?就是这些交易员没有一套规则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改进,什么时候该出,非常混乱。因为他是一个没有系统交易的主观交易员,主观交易往往可以博到很大的行情,可以用很小的资金做到亿级别资金,但是主观交易也会出现很大的亏损,风险很不可控。假设某个投资者赚了很多钱,然后离开了期货市场,我觉得他是有大智慧(601519)的人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大部分人的心态已经爆棚了,觉得自己在这个市场上赚到这么多钱不是因为运气好,而是因为水平高,他再这么去做,最后可能全还回市场。

而系统交易不是这样的,亏了我也接受,赚了说明我是对的,因为本身我的系统从概率上来说是能赚钱的,所以我的心态就很平和,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,什么时候不该做。举个钓鱼的例子,鱼塘里有很多鱼,这些鱼只有咬我的钩才会是我的鱼,不咬我钩的鱼,行情再漂亮,与我也没有任何关系,系统交易就是这样,只做自己能把握的行情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boyidashi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oyidashi.hk/news/962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